当我们内心强大——《一个人不要怕》
发布日期:2015-04-17
        

当你认同了痛苦,你便失去了自由。当你直面一个人的孤独,是否感到巨大的空虚和恐惧?是否你一直在渴求内心真正的平静、充实、祥和、喜乐?《一个人不要怕》是心性治疗师素黑十多年写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,是熔铸她多年专业治疗经验与灵修亲历体验的心性讲座结集。在这些闪烁着心性之光的文字中,素黑将生命中的根本性困境一一为我们揭开,引领我们勇敢地去面对存在的核心,重新和内在本体建立深刻的连接,并精心教导了如何静心、自爱、自疗等诸多实用的灵修方法。

关于作者:

素黑于1997年离开香港赴英国布莱顿过隐居生活,1999年回港。1991年开始撰写专栏至今,目前为香港及国内心性咨询专家及专栏作家,并开办身心灵静心工作坊。香港着有《出走,是为了爱》、《最放不下爱》、《这样爱,很好》、《两个人两个世界》及潜意识小说《出走年代》等作品十多种,国内着有《一个人不要怕》、《放下。爱》、《在爱中修行》、《两个人的孤独》、《好好爱自己》等。

书籍节选:

很多人问我,生命的意义在哪里。

我愿意这样告诉你:为活出爱。

爱从来在我们里面,只是我们都不知如何把她带出来,凡人如我们,穷一生大抵就是为学习爱而来的。爱自己,爱别人,爱不应爱的,爱应份爱的,爱世界,爱地球,爱太空,爱宇宙,爱无限,甚至,纯粹为爱「爱」的本身。不爱的话,活不过去。

 人是有意识的生物,意识的本身并不是思想和脑筋,而是一片无私的爱,没有国度边界的大千世界。爱,不为什么的存在着,活着是为了体验爱。有人转化成爱情关系,可要了关系忘了爱情;有人把爱变成使命或责任,以牺牲之名为自我委屈套上神圣的光环;有人视爱为前世命定的缘分,一句天意弄人把爱的能量紧封在认命的死局里;有人觉得全世界欠了自己,要求太多付出太少,看不到爱那纯粹无条件的光,黯然活下去。

 很多人在爱的边沿徘回,往里看,往外看,想进入,又想离开,总有一点东西在里头,叫想接近的人不敢进入,又不舍离开。我们构想中的爱,惯性有一个自己,一个对象,演变出千丝万缕风回路转的感情瓜葛!在个中享受,占有,质疑,挣扎,猜忌,奋恨,自虐,他虐,计算,暴猎,血淋淋的,呼天抢地。这就是爱的关系,却不是爱。

 一切问题,离不开自我。

有位客人告诉我,她常常暴食,控制不了自己,又有想死的倾向,问我治疗费贵不贵。另一个中学生向我埋怨母亲在没有问准她的同意下生了她,令她受苦想过自杀,可割手又怕痛,跳楼又找不到高楼。另一个男客人说不是他不想长进,就是没有人值得他学习,假如哥哥比他大一点,假如爸爸强一点,他会尊重他们多一点,更愿意学好。有位女客人说受不了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倾电话,和他摊牌迫他从中选一个。另一个说不明白含辛茹苦为爱人送汤送衣送身体,最终还是无法得到他全部的爱,生不如死。

 问题,是自己制造出来的,你认同了想死,是为承受不起无聊而作一个口头交代,真想死,不会关心痛不痛,因为理应没有什么比生存更痛。同样想学好,改善自己,不能等其它人先为自己变好和开路。

 认了吧,借口而已。认真思想自杀的人是玩思想游戏的哲学家,真正需要自杀的人不会「想」自杀,只会「去」自杀。连死也怕痛怕楼不高跳不死的话,我只能说:香港拥有世界最高建筑物,放心,跳下去死定的,你到底跳还是不跳?

 再想清楚,到底问题在哪里?不要被自己惯性的负面思想打倒!大部份的情绪困扰都是执迷于大大小小的迷局。埋怨全世界,自甘受害(self-victimizing),酿制紧张关系。执着一个你,一个我。

 我怕自己成为对方的负累。我怕依赖他,也怕他依赖我。我怕他爱上别人不再爱我。我只要求他专一。我只想为他做一点事。我这样做全都是为了他。我愿意为他好好活。我希望他永远记得我。我无条件为他付出他却不领情。我等候他也是不该的吗?

 怕成为别人的负累,是很自我的想法。怕失去对方原是怕自己空虚,也是自我执着。怕依赖也是自我,怕失恋也是自我,还执着彼此,你和我。自我游戏是最大的执着。

自我是最大的敌人,我们却宁愿成为它的伙伴。跟随它比离开它容易,虽然两者都难,两者都痛。可是,为甚么我们还是愿意跟随自我的摆布呢?因为自我令我们相信,自我游戏让我们还有拖延的借口,不想当下面对自己,面对一个不完整,不完美的自己。自我的好处,是让我们找到理由逃避自己,自欺欺人安于滞留,不思前进。

 我们容易在感情问题上被情绪吞食,却不知纵容了自我,想象自己病态,啊!自我太厉害了。

当不如意时,想象有股能量在体内和宇宙通连,在那里感到安然,不要认同负面的感觉,选择和内在的安详在一起,就是平静的来源了。看我们选择在和平内,还是在外徘徊。

爱应该变得宽大。最后的爱,是没有彼此,没有分开,没有你我的圆融。

那天,我听到世界上最真实的情话:我和你就像两个水泡一样一起消失去,融入最大的爱的海洋中,那时,我们将永在,不再分开,也不再介意分开了,自我也不在了,这就是最大的爱。到时,我们将没有甚么需要害怕了。

 最大的爱情,莫过于此。感谢存在,让我感受爱的光。

(摘自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)

 


友情链接: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版权所有©1980-2014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 信息管理学院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河小营东路12号
邮编:100192 | 联系我们